颜狐狸的尾巴藏好了吗_

不要关注,看文就行,谢谢

【现欧】跨年

跨年夜,火锅已经煮好。老高一个人坐在火锅店靠里的位置,通过有些模糊的玻璃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
欧阳不在,可他仍旧点了鸳鸯锅。
有的时候爱一个人太久了,就会爱成习惯。
老高无聊的翻着手机,微信没有消息,朋友圈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动态。无非是谁分了,谁复合,谁伤情,谁脱单。手指划过好几个熟悉的名字,看着他们或好或坏,心里一阵唏嘘。
最后老高的手指停在一条动态上,是欧阳发的,一张机票,机票的目的地是……老高笑了笑,扣下手机。
他突然开始怀念和欧阳一起的日子,他一个人,就很热闹,吵吵嚷嚷的,不寂寞。
老高双手握住杯子,愣愣的看着热气蒸腾的锅。
网上有句话说,鸳鸯锅是四川人最大的退让。
他对于欧阳来说,应该是不同的吧。
他突然想起欧阳第一次逼他吃辣锅的时候,沾满红油毛肚,就像一个炸弹,在他嘴中爆炸,火从喉咙一道直烧到胃里,痛苦又夹杂着舒爽。
就像他爱欧阳,自虐又夹杂着庆幸。
如今他已经可以面色自如的吃下辣锅里的食物了,他想,欧阳知道一定会很惊讶。但他没说,因为强行吃辣住过多少次医院。
火锅沸腾了,他熟练的把菜下下去,又把杯子里的豆奶满上,然后…
等待着…等待着…
“老高!!!——”欧阳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凭着感觉拉住他的手一把将人拽到了怀里。
“欸???老高你怎么了…”大庭广众下的亲热让欧阳措手不及,脸瞬间红了个透。
“没什么…”老高闷在欧阳怀里蹭了蹭:“想你了…”
“不是吧!我只是去了个厕所啊!”欧阳有些哭笑不得的轻轻拍了拍老高的背:“我在呢…”
“我知道,可就算你在我身边,我也还是想你想的不得了…”
“老高…”

一旁准备上菜的服务员:“mmp老子大过年加班还要被虐凸(艹皿艹 )”

新年快乐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欧】真的是圣诞甜饼!

下雪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两人的肩上和发上,高述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白头偕老这个词。原本伸出的想要帮欧阳清理头顶积雪的手顿了顿,最后只堪堪落下理了理他的围巾。
“?”突然收到来自“爸爸”的爱抚的欧阳微微一怔。
“欧阳…你看这样像不像白头…”高述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风吹坏了脑子才会说出这样越界的话。他笑得很温柔,像是要哭出来的那种温柔。
欧阳的心突然轻轻地缩了一下,他敏锐的感知到了什么。抬头看向高述。
实话说,这样仓促绝对不是一个表白的好时机,除了节日氛围和天气Buff,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束玫瑰花都没有。
街道上人群熙,繁华而喧闹,离开手机屏幕的欧阳突然有些不适应,偏高述迟迟没有说话,欧阳的心中莫名涌起一股烦躁。
“老高你到底想说啥子,没得说我们就走…”
话未说完便被老高一把揽进怀里紧紧搂住,欧阳的脸瞬间红了个透:妈的两个大男人撩什么撩!老高你不能因为没有女朋友就撩我啊!出事怎么办!Gakki老婆我对不起你!!!
高述知道欧阳此刻心里的吐槽都可以组弹幕了,他明智的选择了无视掉并把脸埋到欧阳肩上。
“听着欧阳。”高述在欧阳肩上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微微有些颤抖:“我知道…我是一个残次品…但是我已经把自以为最好的爱全部都给你了…”
明明是那样轻的立刻就消散掉了的话,欧阳却只觉得脑内轰然炸开了一朵烟花。
“老高…”欧阳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出来,尽管意料之中但当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时候,冲击力还是不小。
“我知道了…”高述感觉到欧阳一瞬间的僵硬,嘴角勾起了一个小而苦涩的弧度,果然还是失败了啊。他放开欧阳:“对不起,给你造成困扰了…”
视线有些模糊,高述努力压抑着,他不能就此走掉把欧阳一个人丢在这里,尽管他现在压抑的有些想哭。
“如果可以,我们继续做朋友。”高述的手攥得死死的,指间因用力过度而显出病态的苍白。他努力装作轻松而随意的模样说到。
“朋友?”欧阳皱了眉,难得严肃的看着高述:“发生这种事你跟我说你还想做朋友?”
“我…”高述的神经在瞬间绷倒了极点。
“你他妈想撩完就跑不负责是不是!”欧阳冷冷的看着高述,用力挥出一拳。拳头擦着高述的脖子过去,又变成温热的手掌揽回来。
高述觉得今天真是糟糕透了,告白糟糕,连接吻也是。偏偏那个什么都不会的笨蛋还在哼哼唧唧的蹭着他的唇。高述伸手捧住欧阳的脸,使他离开自己的唇,然后再端端正正的吻了下去。
Merry Christmas!
我们都是不完美的人,但爱让我们变得美好。

【现欧】圣诞甜饼(bushi)

今年的圣诞节是个不太好过的圣诞节,至少对于高述来说,他刚刚送走了要去和小白看电影的欧阳。
寝室门闭合,拍飞一小撮微尘,发出空洞沉闷的一声钝响,同时消散的,还有欧阳熟悉的气息。高述呆呆的坐在凳子上,大脑放空。他的直觉意识到,可能从今天开始,救赎他的太阳就要成为别人的光了。
心脏一阵一阵紧缩着疼,高述脸色惨白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他的手不受控制的拿来酒精开始一遍一遍的擦拭着桌子,直到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
他像是握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点开那条消息——本子发来的,问他要不要去教堂。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应的。好像一个缓过神的瞬间,他就站在了街上。天上飘着小雪,衬着街边红红绿绿的灯倒是应景,却分明是与他无关的繁华。身边的本子画着精致的妆,脸上笑容甜的就像橱窗里的糖果,他突然想到这样的姑娘才是自己应该喜欢的吧。
如果,如果没有欧阳的话。
可是,偏偏就是欧阳,偏偏非他不可。
而欧阳现在呢,应该在和喜欢的姑娘一起看着电影,情侣座…还有双人套餐什么的。老高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很可笑的存在。
“高老师,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没事吧。”身边的本子看出了高述的异样,担忧的问。
“我没事,我很好。”高述扯了扯嘴角,做了一个自以为是笑,但其实比哭还难堪的表情。
本子皱了皱眉,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此后一路无话,直到教堂红色的尖顶出现在视野中,十字架伫立在压抑暗沉的天空下,衬着雪色,圣洁又凄凉,像是一场自我感动却毫无意义的牺牲。
除却安静到有些窒息的气氛,其实高述是很喜欢教堂的,喜欢它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砖,整齐的摆设,包括安慈悲悯的耶稣像。干净令他安心。
“高老师,我听说在这里祷告很灵的,你要不要试试?”本子把老高带到祷告室前,递给他几枚硬币:“我还有个关于圣诞节的作业,需要几张照片做背景,我先到处去看看。”
“好,谢谢。”老高接过硬币,心照不宣的接受了本子的好意。
祷告室里很安静,蜡烛默默燃烧着,小小的圣像端居在桌上,脸被火光映照得很温暖。高述在长椅上坐下,斟酌了很久很久。
“我知道…我向来不是一个运气好的人…”
开口的瞬间,高述不自觉的望着耶稣像苦笑了一下。
“但是上帝…”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虔诚的合掌:“我希望用我剩余的所有运气去换我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同时也让高述觉得无比的轻松。
要有多爱,才肯甘心将心上人推到别人的身边。没人说的清。
离开教堂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雪也的越来越大。街心公园有圣诞演出,不少孩子和情侣聚集在哪里,人群里穿梭着背着大口袋圣诞老人。
“Merry Christmar!!!”大胡子红衣服的圣诞老人拦住高述,塞给他一衣兜的糖果:“上帝保佑你,好孩子。”
“谢谢。”高述笑了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剥开一颗放到嘴里,真甜啊。
如果人生也能这么甜该有多好。
衣兜里传来特别关注的提示音。高述翻出手机。映入眼帘的便是欧阳傻乎乎的头像以及——
以及足以让他开心到心碎的话
“老高!!!”
“老高!!!!!!”
“我和小白在一起啦!!!!!”
那么多的感叹号,隔着屏幕高述也能感受到欧阳满满的开心,看来欧阳是真的喜欢她啊。真好。
高数张了张嘴,哈出一口白气,雪花在他的睫毛上融化成水珠,顺着脸庞滑下。
“看来我的运气也不是那么差。”高述笑了笑,颤抖着手打出了那句违心的话。
“嗯,祝你幸福。”

【现欧】【多的是你不知道的】

“老高,我要结婚了…这是请柬…希望你能来做我的伴郎。”
桌上大红色的请柬喜庆得刺目,高述永远忘不了当时欧阳的表情,一脸纠结的咬着唇,软软的婴儿肥和初见一样。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欧阳眼眶微红死死的盯着高述。只要他有一点难过的表现,或者一句早就应该说出的话,他可以立马取消婚礼。只要他肯…只要…
可是并没有,高述愣了一下,然后接过请柬勾了唇角:“挺好的。”
一个淡漠而疏离的笑。
“不是…老高,你明知道,你只要…”欧阳有些急了,上前一步抓住了高数的手腕,抖了抖唇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只要…”
“我只要什么?欧阳,我们都是大人了,大人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高数依旧笑着看着欧阳,空着的手翻开请柬扫了一眼:“她很漂亮,好好过吧。”
“老高…”欧阳几乎是恳求的看着高述。
然而对方只是笑着慢慢的,慢慢的推开了他的手:“一会我还有会议,聊天叙旧的话我们改日吧。”
“……好”
“那…改日再见。”
“……好”
“……”
高述目送着欧阳离开,唇边的笑一点一点的垮了下去,门发出咔哒一声,一瞬间仿佛所有空气都被抽离,高述向后倒下去,陷在沙发里。
一切都是他
是他亲手推开了他爱的人
他亲手掐灭了他的光
怨不得别人
高述愣愣看着桌子上喜庆的刺目的大红请柬,真好,他爱的人要结婚了,真好……
“欧阳啊……”高述将脸埋在手心里喃喃道,兀的又笑了出来,他笑的越来越放肆,直到泪流满面。真痛啊,这种溺水一般的窒息感。太狼狈了,他看着茶几上自己的倒影,真像个疯子……
当然这些都是欧阳不知道的,欧阳所见到的,只是婚礼上着装得体的老高,一身昂贵的白色西装衬出修长的身形,和自己相比,反倒是老高才像个新郎吧。他看着高述踏上红毯,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庄重的像是,像是下一秒将会单膝跪地向他伸出手一样。
可是没有,高述只是走到欧阳旁边,微微笑了一下,站定。
婚礼开始。
穿着圣洁婚纱的新娘由伴娘带着缓缓走来,踏着婚礼进行曲,沿途的花瓣洒落在她的裙裾边。
如果没有老高的话,这样也不错啊,欧阳想。如果没有老高…如果没有…可是没有如果……
欧阳几乎要哭出来,当然这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新郎太过开心的表象。没人知道,没人知道那种爱的人就在身边,却永远也无法得到他的压抑与委屈。
神父缓缓翻开圣经。抬起满是皱纹的手扶了扶眼镜。
欧阳几乎想转身拉着老高逃走了,他之前一直觉得抢婚这种事非常的幼稚和搞笑,但现在他巴不得老高抢婚,快点带他走。
“欧阳先生,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牧师苍老沉稳的声音缓缓回荡在教堂里。
欧阳紧张的手心冒汗,他红着眼回头看老高,后者则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我…”欧阳几乎是带着哭腔:“…我愿意。”
“那么…”牧师看向新娘:“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老高在心里跟着新娘一起念道。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牧师笑得和蔼而温暖。
欧阳努力忍住几欲奔涌而出的泪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掀起新娘的面纱,那是一张与高述八分相似的脸,美丽的不像话。
欧阳突然想起毕业时借酒疯也没能吻到老高这件事,真是一生的遗憾啊,不过人生短暂,有点遗憾也未尝不可。
欧阳含泪笑了笑,捧起新娘的脸,端端正正的吻了下去。霎时全场掌声雷动,礼炮轰鸣。
真好,老高想着,然后慢慢退到了角落的阴影里。

祝你幸福,我的…欧阳。

遗忘,是人之常情。

【幽云十六州】极渊篇

【关于牙苍】
早先牙苍对一只雪蛟有名字这件事是十分抗拒的,在他的潜意识中,名字就是禁锢的枷锁,仿佛有了名字,就失去了原本的自由,失去了最初的身份。
直到…直到那个红衣白裘的小公子笑盈盈的唤他的时候。
小公子睫毛长长的,弯在一起,白雾和温润的声音一起从他有些苍白的唇间溢出来:“总叫你‘喂’也不太礼貌,我看你这牙口挺好,挺白的,要不就唤你‘牙苍’吧。”
本是促狭玩笑之语,他却不自觉的点了头,兴许是那人的笑太明亮了吧,晃得他发愣,头脑竟有些迟钝。
不过细细读来,牙苍,牙苍,清脆利落,好像也还不错。
“那我便叫牙苍。”雪蛟收了原型,化作一条小白蛇往小公子怀里一团,勾着人手臂蹭了蹭:“反正你好看,你说了算。”

【万花】【读条谷内销了解一下】

那个在长安城与我擦肩而过的花哥,曾经是我师父。
我拜入万花谷的第一天,他捡到了我。
彼时初学门派轻功的我稳稳地摔死了他面前,他沉默良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白?”他眼中尽是笑意,弯下腰来看着我:“叫我一声师父,我带你。不然就加你仇杀。”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橙武,很没骨气的抱了大腿。
出乎意料,师父是个温柔的人,温柔又耐心,几乎是手把手地竭尽所能的教我,陪我做任务,陪我打大战,陪我看风景……
“那后来呢?这么好为啥就变成前师父了。”叶叽啃着糖葫芦含含糊糊的问我。
“后来啊…他知道了我是一个真花太…”
他叫我神行去了花海,跟我说,他不想再做我师父了。之后就……
“之后就做了情缘。”
突然被拉入一个温软的怀抱,耳畔是熟悉的带着三分笑意的声音。
叶叽:“妖…人妖花???”
“错了。”他勾了勾唇:“是基佬花。”

【现欧】随写(魔王梗)

魔王在高耸的树杈上收起翅膀,远处的城堡礼炮轰鸣,勇士挽着公主的手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走上红毯。
脖颈上的绷带依旧渗着鲜血,滴落在魔王指间化出一朵花,脆弱的花瓣旋转着飘落在勇士的手心。

欧石楠——背叛与孤独之花
带着微微血腥与泥土的气息,与之瞳孔相近之色刺痛了勇士的双眼,扎入了勇士的心。

所有人都理所应当认为魔王爱慕着公主,只有两个人心里清楚,魔王爱的,是那个不远万里而来披荆斩棘的勇士。

“我将沉睡,此后西方的黑暗不会再吞噬一寸国土。而欧阳,将会是未来的王。”

“可我…只想对你俯首称臣。”

【现欧】

从前没钱的时候,老高被迫和欧阳在楼下吃大排档,拿着啤酒瓶的拉环戴到欧阳的手上,醉醺醺的和他说求婚的话,被欧阳嫌弃的拍开又凑到唇边亲吻。
后来收入稳定了,两人的无名指上多了一对素戒,最简单的款式,宝贝一般的戴着,像是要戴一辈子的架势。
再后来,欧阳结婚了,作为伴郎的老高垂手而立,无意间擦过自己的无名指根,那里空荡荡的。
本应该有什么的,现在没有了,以后也不会再有 。

【瓶邪】【某知名张姓影帝表示,为了宠粉,每年纪念日都会安排知名电影片段的重现】

众所周知,张先生因为一部《长白十年》封神,这部《长白十年》,讲述了张先生与他爱人同生死共患难的冒险故事,感动了无数青年男女,上映期间场场爆满几乎一票难求。张先生也因其深情款款的演技被提名当年大金人电影节,并不负众望的获得了大金人影帝奖。
真情实感的电影总是深入人心的。
张先生也因此收获了大批真爱粉丝,粉丝们将电影首映日8.17设为纪念日。每年纪念日都会在长白山举行盛大的宴会,粉丝们称宴会为“过年”。张先生表十分感动,并且表示愿意陪粉丝们一起“过年”。
于是每年的8.17张先生都会回到长白山陪粉丝们再现“带我回家”的经典场景。
对此,他的爱人吴先生笑着表示:“小哥喜欢就好。不管过多少个个十年我都会陪着他。”
以及他的经纪人胖子先生表示:“要不咱再拍个《雨村日常》,年年整青铜门前头干一仗,年纪大了吃不消啊。雨村多好啊,捉鸡摸枣啃腊肠,隔墙和隔壁大婶互…唔…”
啊呀…看来张、吴先生与胖子先生在新的电影剧本上有些争议,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这部《雨村日常》吧。

可能永远都不会上映【微笑.jpg】。


P.S.这是关于每年8.17把小哥塞回去再带出来的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