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三姑娘_

不要关注,看文就行,谢谢

【现欧】【多的是你不知道的】

“老高,我要结婚了…这是请柬…希望你能来做我的伴郎。”
桌上大红色的请柬喜庆得刺目,高述永远忘不了当时欧阳的表情,一脸纠结的咬着唇,软软的婴儿肥和初见一样。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欧阳眼眶微红死死的盯着高述。只要他有一点难过的表现,或者一句早就应该说出的话,他可以立马取消婚礼。只要他肯…只要…
可是并没有,高述愣了一下,然后接过请柬勾了唇角:“挺好的。”
一个淡漠而疏离的笑。
“不是…老高,你明知道,你只要…”欧阳有些急了,上前一步抓住了高数的手腕,抖了抖唇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只要…”
“我只要什么?欧阳,我们都是大人了,大人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高数依旧笑着看着欧阳,空着的手翻开请柬扫了一眼:“她很漂亮,好好过吧。”
“老高…”欧阳几乎是恳求的看着高述。
然而对方只是笑着慢慢的,慢慢的推开了他的手:“一会我还有会议,聊天叙旧的话我们改日吧。”
“……好”
“那…改日再见。”
“……好”
“……”
高述目送着欧阳离开,唇边的笑一点一点的垮了下去,门发出咔哒一声,一瞬间仿佛所有空气都被抽离,高述向后倒下去,陷在沙发里。
一切都是他
是他亲手推开了他爱的人
他亲手掐灭了他的光
怨不得别人
高述愣愣看着桌子上喜庆的刺目的大红请柬,真好,他爱的人要结婚了,真好……
“欧阳啊……”高述将脸埋在手心里喃喃道,兀的又笑了出来,他笑的越来越放肆,直到泪流满面。真痛啊,这种溺水一般的窒息感。太狼狈了,他看着茶几上自己的倒影,真像个疯子……
当然这些都是欧阳不知道的,欧阳所见到的,只是婚礼上着装得体的老高,一身昂贵的白色西装衬出修长的身形,和自己相比,反倒是老高才像个新郎吧。他看着高述踏上红毯,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庄重的像是,像是下一秒将会单膝跪地向他伸出手一样。
可是没有,高述只是走到欧阳旁边,微微笑了一下,站定。
婚礼开始。
穿着圣洁婚纱的新娘由伴娘带着缓缓走来,踏着婚礼进行曲,沿途的花瓣洒落在她的裙裾边。
如果没有老高的话,这样也不错啊,欧阳想。如果没有老高…如果没有…可是没有如果……
欧阳几乎要哭出来,当然这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新郎太过开心的表象。没人知道,没人知道那种爱的人就在身边,却永远也无法得到他的压抑与委屈。
神父缓缓翻开圣经。抬起满是皱纹的手扶了扶眼镜。
欧阳几乎想转身拉着老高逃走了,他之前一直觉得抢婚这种事非常的幼稚和搞笑,但现在他巴不得老高抢婚,快点带他走。
“欧阳先生,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牧师苍老沉稳的声音缓缓回荡在教堂里。
欧阳紧张的手心冒汗,他红着眼回头看老高,后者则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我…”欧阳几乎是带着哭腔:“…我愿意。”
“那么…”牧师看向新娘:“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老高在心里跟着新娘一起念道。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牧师笑得和蔼而温暖。
欧阳努力忍住几欲奔涌而出的泪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掀起新娘的面纱,那是一张与高述八分相似的脸,美丽的不像话。
欧阳突然想起毕业时借酒疯也没能吻到老高这件事,真是一生的遗憾啊,不过人生短暂,有点遗憾也未尝不可。
欧阳含泪笑了笑,捧起新娘的脸,端端正正的吻了下去。霎时全场掌声雷动,礼炮轰鸣。
真好,老高想着,然后慢慢退到了角落的阴影里。

祝你幸福,我的…欧阳。

遗忘,是人之常情。

【幽云十六州】极渊篇

【关于牙苍】
早先牙苍对一只雪蛟有名字这件事是十分抗拒的,在他的潜意识中,名字就是禁锢的枷锁,仿佛有了名字,就失去了原本的自由,失去了最初的身份。
直到…直到那个红衣白裘的小公子笑盈盈的唤他的时候。
小公子睫毛长长的,弯在一起,白雾和温润的声音一起从他有些苍白的唇间溢出来:“总叫你‘喂’也不太礼貌,我看你这牙口挺好,挺白的,要不就唤你‘牙苍’吧。”
本是促狭玩笑之语,他却不自觉的点了头,兴许是那人的笑太明亮了吧,晃得他发愣,头脑竟有些迟钝。
不过细细读来,牙苍,牙苍,清脆利落,好像也还不错。
“那我便叫牙苍。”雪蛟收了原型,化作一条小白蛇往小公子怀里一团,勾着人手臂蹭了蹭:“反正你好看,你说了算。”

【万花】【读条谷内销了解一下】

那个在长安城与我擦肩而过的花哥,曾经是我师父。
我拜入万花谷的第一天,他捡到了我。
彼时初学门派轻功的我稳稳地摔死了他面前,他沉默良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白?”他眼中尽是笑意,弯下腰来看着我:“叫我一声师父,我带你。不然就加你仇杀。”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橙武,很没骨气的抱了大腿。
出乎意料,师父是个温柔的人,温柔又耐心,几乎是手把手地竭尽所能的教我,陪我做任务,陪我打大战,陪我看风景……
“那后来呢?这么好为啥就变成前师父了。”叶叽啃着糖葫芦含含糊糊的问我。
“后来啊…他知道了我是一个真花太…”
他叫我神行去了花海,跟我说,他不想再做我师父了。之后就……
“之后就做了情缘。”
突然被拉入一个温软的怀抱,耳畔是熟悉的带着三分笑意的声音。
叶叽:“妖…人妖花???”
“错了。”他勾了勾唇:“是基佬花。”

【现欧】随写(魔王梗)

魔王在高耸的树杈上收起翅膀,远处的城堡礼炮轰鸣,勇士挽着公主的手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走上红毯。
脖颈上的绷带依旧渗着鲜血,滴落在魔王指间化出一朵花,脆弱的花瓣旋转着飘落在勇士的手心。

欧石楠——背叛与孤独之花
带着微微血腥与泥土的气息,与之瞳孔相近之色刺痛了勇士的双眼,扎入了勇士的心。

所有人都理所应当认为魔王爱慕着公主,只有两个人心里清楚,魔王爱的,是那个不远万里而来披荆斩棘的勇士。

“我将沉睡,此后西方的黑暗不会再吞噬一寸国土。而欧阳,将会是未来的王。”

“可我…只想对你俯首称臣。”

【现欧】

从前没钱的时候,老高被迫和欧阳在楼下吃大排档,拿着啤酒瓶的拉环戴到欧阳的手上,醉醺醺的和他说求婚的话,被欧阳嫌弃的拍开又凑到唇边亲吻。
后来收入稳定了,两人的无名指上多了一对素戒,最简单的款式,宝贝一般的戴着,像是要戴一辈子的架势。
再后来,欧阳结婚了,作为伴郎的老高垂手而立,无意间擦过自己的无名指根,那里空荡荡的。
本应该有什么的,现在没有了,以后也不会再有 。

【瓶邪】【某知名张姓影帝表示,为了宠粉,每年纪念日都会安排知名电影片段的重现】

众所周知,张先生因为一部《长白十年》封神,这部《长白十年》,讲述了张先生与他爱人同生死共患难的冒险故事,感动了无数青年男女,上映期间场场爆满几乎一票难求。张先生也因其深情款款的演技被提名当年大金人电影节,并不负众望的获得了大金人影帝奖。
真情实感的电影总是深入人心的。
张先生也因此收获了大批真爱粉丝,粉丝们将电影首映日8.17设为纪念日。每年纪念日都会在长白山举行盛大的宴会,粉丝们称宴会为“过年”。张先生表十分感动,并且表示愿意陪粉丝们一起“过年”。
于是每年的8.17张先生都会回到长白山陪粉丝们再现“带我回家”的经典场景。
对此,他的爱人吴先生笑着表示:“小哥喜欢就好。不管过多少个个十年我都会陪着他。”
以及他的经纪人胖子先生表示:“要不咱再拍个《雨村日常》,年年整青铜门前头干一仗,年纪大了吃不消啊。雨村多好啊,捉鸡摸枣啃腊肠,隔墙和隔壁大婶互…唔…”
啊呀…看来张、吴先生与胖子先生在新的电影剧本上有些争议,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这部《雨村日常》吧。

可能永远都不会上映【微笑.jpg】。


P.S.这是关于每年8.17把小哥塞回去再带出来的梗

【忘忧】一个片段

温哥华时间凌晨三点,那个男人坐在落地窗前,小心翼翼计算着时间进入游戏。窗外参回斗转,他沉寂已久的耳麦中终于得到一句回应——
“Hello?”
世间所有看似巧合的相遇,其实都是一方的别有用心。

【不会画画,但超想把王爸坐在落地窗前,窗外星光满天,屋子里没开灯,微弱的电脑屏幕的光打在他温柔的带着笑意的脸上这个场景搞出来啊啊啊啊啊】

【瓶邪】一个小段子(BE)


“我没有那么多十年可以等你…”吴邪啐了一口血沫子,他身后,天光自被炸开的洞口倾斜下来,细小的烟尘浮游着,一场不圣洁的救赎。
张起灵缩在角落里,安静的,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我就知道……”吴邪苦笑了一声,蹒跚上前抱住他。地上的血迹干涸已久,张起灵的后背几乎没有了皮肉,脊椎骨弯着,勉力支撑着一个空荡荡的腔子,所有器官瑟缩在一起,心脏已呈现出枯败的黯红色。
“我一直在努力追逐你的脚步,可是你太快了……”就连死亡都这么快。
“……我又能怎么办呢”吴邪叹了一口气,贴到人冰凉的脸上轻轻蹭了蹭:“我也只能陪你了……”
血是从手腕处涌出来的,淌到紧扣的指间,就像红线一样。
有句老话说的真好,千里姻缘一线牵。

接重启老吴听到小哥瞎子折在斗里后去捞尸,脑洞。

【现欧】一个不完善小片段(主播梗)

“我喜欢的人啊,有兴趣你们可以去趟宽窄巷子,我写在留言墙上了。”欧阳主播耸了耸肩,又咬牙切齿道:“不过那人是个混蛋!消失了七年,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不过……”
“我会等他的。”
五个字令高述呼吸一窒。

七年了…
高述七年没回来过了,他谁也没有联系,出了机场直接打车奔赴宽窄巷子。
宽窄巷子人山人海,留言墙更是绵延了一整条条街。但高述还是耐心的看过墙上一条一条的留言,看了将近四个小时,从正午到傍晚,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他熟悉的小小的字体。
“Gakki对不起,我爱上了我的舍友!”
那是熟悉到骨子里的——欧阳的字

欧阳是在直播的时候接到老高的电话的,他向镜头挑了挑眉:“不容易啊,我喜欢的人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
然后潇洒的接起电话:“老高你个混蛋!”
弹幕瞬间一片“233333”“家暴现场”“66666666666”的和谐之音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高述松了口气:“欧阳,我在你门外。”
“我去!”欧阳骂了一声,匆匆忙忙的关掉直播,冲到门口刚拉开门,便被扯到一个紧紧的怀抱里。
“找到你了。”
熟悉的声音入耳,欧阳鼻子一酸,当即红了眼眶:“妈的老高你就是个混蛋,撩完就跑不负责,让老子等了七年,你他妈还知道回来!”
“都是我的错。”高述将脸埋到欧阳颈间,声音闷闷的
“得了得了爸爸大人有大量,知道回来就好。”毕竟欧阳还是心软,抬手拍了拍老高的背,拍完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小心翼翼道:“那啥老高你先松个手,我两天没洗澡了。”
老高:“……”